连载
您的位置:主页 > 连载 >

县长张席庆与县大队副队长王月明率百余士兵弃城而逃

时间:2019-04-26   编辑:admin   点击:59次

  进入9月以来,华北战局已是累卵之危。与日军高效快速的批示系统相较,国民当局的批示系统疲软无力,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冯玉祥坐镇德州以北的桑园,统辖第一、第三集团军,但旧日的老手下却不再买老上司的账,韩复榘、宋哲元对他均冷脸相迎,接连丢城失地也在情理之中。最荒诞乖张的是当日军攻占沧州,沿津浦路南下时,冯玉祥想把批示部搬到德州,韩复榘却以“你批示的是河北戎行,进入山东干什么”为由而拒纳。10月3日,德州失陷,冀鲁边区山东所属十几个县敏捷为烽火燃遍。5日,日军第十师团主力与孙桐萱所批示的国军第十二军第二十师于禹城交火。8日,日军板垣、渡边、永冢、佐木部队6000多人自德县侵入临邑。13日,矶谷师团所部一大队300多人侵入平原县城。15日,韩复榘命展书堂第八十一师于禹城还击日军,一度霸占平原、德县、桑园部门失地。18日,第二十九军一部在陵县土桥截击日军。23日,第二十九师某排由丁排长率领,狙击凤凰店之敌,趁仇敌熟睡之际,用大刀砍死200多日军,撤出镇子时,潜伏于村外的部队误认为日军,开仗阻击,丁排全数殉难。24日,日军制造了“凤凰店惨案”,300多中国苍生遇难。26日,日军又杀戮德县、平原苍生87人,制造了“马颊河惨案”。28日,数架日机轰炸宁津县城,县长张席庆与县大队副队长王月明率百余士兵弃城而逃,刘廷献庄老秀才刘浚川大喊“国度兴亡,匹夫有责”,忧愤至极,写下“宁作中华民,不作亡国奴”的遗言,自缢而死。11月8日到13日,戎行在临邑与入侵之敌展开苦战,史称“临邑捍卫战”。11月13日,韩复榘亲身到济阳督战,率领吴化文手枪旅守城,苦守一天,终究不支,遂趁夜色突围而出,为日军衔尾紧追,韩在卫兵拼死庇护下,骑摩托车冲出包抄,渡河回到济南。其后不久,日军第十师团进入济南,日媒报道说“无血占领济南”。

  东、西两路日军于当日薄暮兵临乐陵城下,惊讶地发觉四门敞开,对中国古代兵法略知一二的日军头子狐疑重重,游移不前,后经勘查,证明确为一座空城,随即当者披靡,肆意抢劫,疯狂洗劫。第二天,日酋录用了一名伪县长,留下数十名伪军,继续南犯。

  这无疑又是一场不合错误等的较劲,日军精巧的兵器申明了一个问题:现代和平仅有斗志是不敷的,还得靠实力措辞。

  西路日军进入商河县。东路日军400多人于10月10日由乐陵南渡马颊河进入阳信县流坡坞境内,11日,遭到人李福如、冯鼎平带领的流坡坞乡校侵占队和人薛汉三、王道和率领的阳湖口乡校侵占队的沿路阻击,还有其异乡校侵占队和山东第五专署保安营、阳信县县长张云川的警备队参战。日军一时被打得晕头转向,担忧陷入我主力部队重围,请求天津日军战机助战。我方退守流坡坞寨墙内,依托工事与日军匹敌。三架敌机回旋于上空,狂轰滥炸,疯狂扫射。装甲车狠恶撞击寨门,被我火力击退。后敌装甲车撞毁北寨墙一个偏门,由此闯入镇中。保安营、警备队仓皇逃跑。带领的两支乡校侵占队率领群众一路与敌寇展开巷战,血战半小时后,终因寡不敌众,撤出阵地,后转移至商河、阳信、惠民三县交壤处的八里泊。流坡坞阻击战打响了山东抗战的第一枪,也是全面抗战初期发生在冀鲁边区的一次较大规模的战役。

  至此,整个冀鲁边区沦为敌占区。同时,因日军急于南侵,并未成立起安稳的统治,这些地域一时陷入真空位带。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