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您的位置:主页 > 连载 >

自己要到米脂县去教书

时间:2019-04-28   编辑:admin   点击:59次

  蕴华和刘义维初到米脂,小学尚未开学,几个同大哥屡次交往的中学生,空闲时常带二人外出玩耍。

  “真的?”两小我心里一紧,显出对神鬼的害怕。“真的?谁见来?泥做的神像,能判个什么讼事?人在力所不及的时候,往往把但愿依靠在天上或地下……”大同窗又给他们讲神鬼本不具有,是封建统治者造出来棍骗人民的,为了让人民俯首帖耳驯服他们的统治……这两个小乡巴佬全神贯注地听着。

  哪能想到,一进家门,窑里坐着离家几年的大哥绍华,大哥是蕴华眼中最有学问的人,他崇拜、冲动、目不转睛。大哥告诉他,本人要到米脂县去教书,挣些膏火再回北大,此次回家就是来接他,让他到陕北文化重镇见识见识,怕他人生地疏,曾经约好本家叔叔刘义维结伴同业。

  传来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声。蕴华惊讶地问:“他们为什么跪在神像前号哭呀?”大同窗给他们讲,每年这时节,人们都要把“城隍爷”抬出来,求他审讯讼事。来哭的人多是家里有人外出,存亡不明,他们认为亲人必定曾经冤死,求城隍爷伸冤。

  1928年,蕴华跟着大哥高欢快兴来到米脂县城。年幼的蕴华哪里想到,大哥回陕北不是为挣膏火,而是政治出亡。1926年,刘绍华在北京插手了。一年之后接踵发生“四·一二”“七·一五”反革命政

  变,多量搏斗人和革命群众。在还没来到闭塞的陕北时,一批在北京、上海、武汉等地的革命学问分子,被迫回抵家乡,用处置教育和文化工作做保护,在农村和城镇的劳苦公共中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反帝反封建思惟。刘绍华就是此中之一。绍华虽然没有把实在环境告诉弟弟,他却把弟弟带进一个革命氛围稠密的情况中。

  想家归想家,还得读书。其实,这个学校与本来的村塾完全分歧,这里师生平等,从不吵架学生。七八个教师中有几个是从北京等地回来的大学生,深受五四活动影响,倡导民主科学新思惟,有的仍是奥秘的员,在当地成长党组织,以至在讲堂上宣传革命。课程设置也以新学为主,虽有四书五经,但次要课程除国文外,还有算学、英语、修身、心理卫生和理科。在这里,蕴华第一次接触到天然科学学问。

  一次,临近清明,大地回春,大同窗带他们出了城,正沿着桃红柳绿的无定河安步,俄然远处搭起的席棚下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