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您的位置:主页 > 连载 >

到了嘴边的一块肥肉就这样溜走了

时间:2019-05-02   编辑:admin   点击:59次

  为了缓和矛盾,会议仿照照旧认可以前对崔吉章的总批示的录用,但必需受司令部节制。崔吉章谋求救国军总司令员的图谋破产了。他恼羞成怒地站起来,大声嚷道:“既然有了总司令,总批示纯粹是聋子的耳朵——安排一个!拿着俺崔吉章当三岁小孩来哄啊,世上哪有如许欺负人的!”说完拂衣而去,打马飞驰回乐陵县城,弄得世人呆头呆脑,会场上一时尴尬非常。

  刘景良找到邢仁甫和马振华,提出要带崔吉章的第一团南下,与本人在惠民一带的三个团汇合,然后攻取惠民,扩大救国军的地皮和势力。邢、马等人对刘景良早就有了防备之心,就托言第一团是担任乐陵守城使命的主力部队,未便等闲换防,能够让第二团跟从他步履。刘景良也未便对峙,只好顺坡下驴承诺下来,预备接下来见风使舵。马振华叫来第二团团长李子英、政治部主任李广文,吩咐两人:若是刘景良确实是拉出本人的三个团军力,真心抗日,你们就积极共同;若是他有异心,立即除掉他,免留后患;如果办不到的话,至多要包管把步队完完整整地拉回来……李子英作战骁勇,李广文心思严密,这恰是马振华把此项特殊使命交给他们的缘由。两人深知此行杀机重重,由于这条“小白龙”实在狡诈毒手,对于起来殊非易事。他们点头领命,调集起步队,跟从刘景良向惠民出发了。

  刘景良说:“你拉出步队来,我接着就给你一个第一路游击副司令干。跟着干,能混出个什么人容貌?”

  会上崔吉章叫嚣应把救国会与救国军分隔,军事步履的决策权该当交给他这个总批示统辖,而非受命于救国总会军事委员会,并要挟说,要么让他担任救国军总司令,要么他就带着本人的人开路。

  刘景良占领阳信城后,以此为盘踞点,与沾化县县长梁建章联手,成立了山东省第五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刘景良任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从此走上了一条既积极抗日又积极的道路。

  正在此时,又传来一个落井下石的动静:伪“华北自治联军”副司令刘佩忱正率领1000多伪军由沧州出动,八面威风地直扑乐陵而来。

  会议氛围剑拔弩张,崔吉章依仗第一团的实力最强大,上蹿下跳,通同一些救国军的带领人,预备攫取最高带领权。而以马振华、邸玉栋、王俊峰、范普权、李广文、杜步舟为主的人也在部队骨干干部中做了大量详尽的工作,要求大师在艰难时辰对峙党的信念,果断地跟党委站在一路。会议起头时,邢仁甫命刘子芳、路牟班批示保镳队,在村子入口和村内街道严密鉴戒,特地把傅炳翰的座位放置在崔吉章一侧,亲近监督崔的行为,以防其俄然起事。

  行军到阳信县城时,刘景良命令遏制前进,带上本人的亲信武装先行进城,却让第二团在城外安营扎寨。李子英和李广文都感觉此中大有文章,又一时探不清此中的奥妙。

  崔吉章回到乐陵,虽未即刻拉走步队,仍打着救国军的灯号,但贰心头燃烧着的怒火实则曾经难以羁勒。“后刘景良效应”仍像一轮轮波纹飘荡开去。

  于文彬做了《当前形势和连合抗日的问题》的长篇演讲,指出:日本侵华的程序正在加速,华北次要城市曾经沦亡,济南也已落入对手。中华民族真的到了亡国灭种的最危险的时候了。党地方接连发出斥地敌后抗日按照地的指示,全民族抗战的场合排场正在构成。我们拉武装的目标是为了打“鬼子”,不是为了谋求小我私利,一小我在民族大义面前还有什么割舍不下的小我好处吗?刘景良的割裂勾当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谁如果闹宗派、拉山头、搞独立王国,谁就是粉碎抗日,谁就会沦为民族的罪人!连合才无力量,连合二心才能打败强大的日本侵略者!加入会议的范普权回忆:“于文彬激昂大方陈词,申明要连合起来、配合抗日,连崔吉章的一些绿林兄弟也受了教育和鼓励。”

  李子英佯作承诺,出城来赶紧跟李广文合计一下,呼吁部队连夜拔营回撤,向离着比力近的乐陵标的目的的杜步舟第六团挨近,以防意外之时便于策应。刘景良方面没敢出城追击,他自知李子英欠好对于,只能眼睁睁看着二团渐行渐远,到了嘴边的一块肥肉就如许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