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
您的位置:主页 > 最热小说 >

领头儿的立在船头

时间:2019-04-21   编辑:admin   点击:59次

  自从大淖出了鱼,打渔需要渔网时,大淖人就起头托人买网纲,捎网线,悄然在家里学织网。先学盘网纲,绕网线,再用便宜的牛角梭子、竹片梭子,绕上那网纲、网线学织网。你可晓得,要用那比蜘蛛丝还细的网线,编织起一条白刷刷的大网,多么辛苦,多么费事,多么熬人啊。手快的女人得一个冬天,手慢的女人干脆就不缝衣、不管娃、不做饭……也得需要一个冬天,再搭进去一个春天,才能把一条大网织起来。

  女人骂完了,气馁了,领着一家人屋里窝着。汉子们就把一碗老烧酒灌下去,三五个悄然凑到一路,找出曾经不再利用的汽车或皮车内胎,两手从头按到地上,先噗嗤噗嗤把气打足了,再绑上木条,拿上浆板,等天一黑尽,便悄然将那 “橡胶划子”推进了大淖。

  大淖归乡里之后,乡里先后派来三名干部,特地担任大淖的成长、办理。若何成长?若何办理?这方面他们可是经验者,大手笔。没几个月时间,乡里便在大淖东边,小围子和张老倌之间的一处黄土坡梁上, “格楞楞”盖起五间砖瓦房。那砖瓦房坐在土坡上,门子窗口直面大淖,煞是气派敞亮。可紧接着,他们却把大淖承包给了白洋淀人。而白洋淀人将承包费交足乡里之后,便起头在大淖施展他们的阵法、刀兵。

  再不恬静,再不老实,人家就会收拾你!再要下水,再要撒网,人家就定你偷鱼哩!唉唉,人们若何也想欠亨,那大淖自古就在他们村边,他们又自小就在那淖儿里扑腾,晚上赶着牲畜大淖饮水,夜里枕着大淖浪头入眠;冬天“白毛风”成天呜呜刮着,把笼盖在大淖上所有的积雪,都 “一杆子”顺着冰面吹过来,然后,雪龙一样爬上他们的草坯院墙,雪山一样压住他们的泥屋土房。炎天更是暴雨雷声,水患无限,那大淖的浪头咕涌咕涌地吓人,说淹了井,漫了街,浪头就哗哗地拍到你跟前……如斯亲密的水域,如斯缠绵的大淖,现在他们再要下去撒下网具,捉那换钱的鱼鱼,他们就会是偷盗?就会是?奶奶的,咱就不信这歪理哩!

  等你联防队汉子再充公了,汉子们再拽、再拽再拽再拽……终究大淖就在他们身边,自古就和他们同呼吸共保存。即便那联防队人再多,利器再好,也难何如这大淖四周无数 “刁民”。 最初, 拉锯战持续不到一年时间,联防队终究仍是垮掉了。

  联防队垮掉的缘由良多,有说两个大队分派不均,彼此撕扯;又说内部办理紊乱,猫腻多多;也有说联防队头子犯了桃花案,被大淖人就地堵在麦秸垛“捉了双”,后来裤子都没让穿,光腚就给提溜乡当局了。归正狗扯烂羊皮的破事,真假倒并不那么主要,主要的是最初把联防队完全臭下一道街,却是确切不移的铁的现实。

  汉子们就慢慢接近那渔网。等一逮住那网头,便快快地拽,用力地拽,连鱼带网一齐拽到“划子上”;然后悄然划出大淖,抱着渔网 “划子”前往村子,再点着油灯解鱼整网。第二天到县城把鱼卖掉,再把整好的大网下到淖里。于是,当联防队再次来大淖扫荡时候,从起头发觉他们丢了渔网,到后来在淖里又找见他们渔网,他们便一下大白了过来。领头的就佯装积善显善的样子,抖着那渔网把船化到大淖边,笑着喊:谁家的渔网啊?这是谁家的渔网啊?快快领归去吧!领归去吧!当前不再偷打就行了!岸上汉子们却在暗地偷笑:嘿嘿,你 “哄鬼”哩! “日捣” 谁上去领那网, 你好现成拿贼啊!

  有插旗的便有跟队的,有领头的就无效仿的。一时间,淖东的起五更,淖西的等夜色,大淖四周便有了若干“偷鱼”汉子。他们悄然地进水,静静地上岸,打上鱼又赶忙包裹严实,鬼鬼地骑车去三十里外的县城出售。然而俗话说得好,没有欠亨风的墙,没有不露馅儿的贼。 没多久他们就被“鱼淖联防队”发觉了。为此, “鱼淖联防队” 更加加大了 “围剿” 力度,不只白日驾着大船四周搜捕,夜里也经常开进大淖“突击扫荡”。加之那围剿、扫荡的利器和法子也多,不是拿船桨在淖里挑动,就是用绳子拴了三股铁抓钩,沉到水底去搜索拉拽。别说是一条条,一挂挂渔网了,就是那鱼儿也有脱不掉时候,被铁抓钩抓掉鱼鳞的。没几天功夫,联防队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