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
您的位置:主页 > 最热小说 >

就算女性也站在胜利的这一方

时间:2019-05-04   编辑:admin   点击:59次

  《女孩的缄默》从布里塞伊丝(Briseis)——男配角阿喀琉斯(Achilles)的奴隶——的角度,重述了史诗《伊利亚特》(Iliad)里的故事。布里塞伊丝本来是《伊利亚特》里一个不受注重的人物,但在巴克的笔下,她被付与了新的叙事角度,让人们从女性的视角从头审视了这场和平带来的灾难与伤痛。

  在遵照西方写作保守——通过挖掘既有的典范故事来缔造新的文本与价值——的同时,三位女性作家在重述典范史诗的过程中,同样做出了良多激进的改变——为文学世界里已经的无声者发声。古代的史诗及文学作品大多由男性书写,此中也有良多较着的男性特征——女性往往被看成男性的奴隶与附庸,很难具有独立的人格与故事线。三位作家在重述典范的过程中,则勤奋去除了男性叙事里女性的面具,付与了她们独立的个性,而非无不同的声音。同时,三位女作家也通过本人的文字还原了女性在古代所遭到的不公道待遇——她们被作为和平胜利的礼品,对她们的践踏与攻击仍然是军事手段中的一种。

  英国时间4月28日,2019年的女性小说奖发布入围短名单,共有六本小说被选入此次短名单。

  本届女性小说奖的评委会留意凯特·威廉姆斯在接管《卫报》采访时提道,这三位女作家的作品向人们揭示了在那些广为人知的汗青事务背后,“女性在哪里,女性在做什么?就如我们所熟知的,汗青老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她们在文本中指出,这些胜利者往往是男性,就算女性也站在胜利的这一方,史诗所书写的也大多是男性的故事。”

  威廉姆斯认为此次的短名单阵容很是棒,充满勇气与吸引力,“我们被这些故事以及她们所缔造的世界深深吸引。”

  安娜·伯恩斯的《送奶工》则讲述了“北爱尔兰问题”时代(the Troubles),一个少女和一位已婚送奶工的故事,少女被迫卷入了一段不合理关系,并因而遭到了很多流言蜚语的攻击。

  1991年,虽然其时有跨越60%的小说由女性书写,但昔时的布克奖没有任何一名女性作家入围,女性小说奖因而而降生。二十年来,英国女性小说奖努力于表扬前一年由女性书写的英文小说,对世界范畴内的女性小说创作都发生了主要影响,并激发了良多关于性别与写作、阅读的会商,是现今英国最主要的文学奖项之一。

  可惜的是,在长名单里备受关心的尼日利亚跨性别作家Akwaeke Emezi并没有出此刻此次短名单里。

  威廉姆斯同样提道,虽然三位作者书写的都是关于过去的故事,但她们的小说对于MeToo活动慢慢兴起的今天,也有主要的意义,“我们在改变。我们认为就算是在男权主导的情况下,女性的见地和故事同样很是主要。”

  美国作家玛德琳·米勒(Madeline Miller)创作的《瑟茜》(Circe)(图片来历:amazon)

  玛德琳·米勒的《瑟茜》(Circe)同样专注于《荷马史诗》中糊口在暗影里的女性。小说的女配角瑟茜是一名长于把持黑魔法的女巫,在《奥德赛》(Odyssey)里,她与男配角奥德修斯(Odysseus)有一段亦敌亦友的交谊。

  本次短名单中的别的三部作品别离是Oyinkan Braithwaite的《我的妹妹是连环杀手》(My Sister, the Serial Killer)——一个发生在拉各斯的黑色喜剧,黛安娜·伊文思(Diana Evans)的《通俗人》(Ordinary People)以及塔亚里·琼斯(Tayari Jones)的《美国婚姻》(An American Marriage)。《通俗人》是关于两对对糊口不满的中年佳耦的故事,《美国婚姻》则讲述了当一位丈夫由于本人并未犯下的罪行入狱后,一对年轻佳耦若何面临此次池鱼之殃。

  纵观本次发布的入围短名单,一个很风趣的现象是,六本小说中有三本都是关于女性对于典范史诗作品的重述,此中包罗75岁英国作家帕特·巴克(Pat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