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主页 > 最新小说 >

从小学课本中招人怜爱的万卡到讽刺可笑的“变色龙”

时间:2019-05-30   编辑:admin   点击:59次

  6月25日下战书,“永久的契诃夫,永久的汝龙”文化沙龙在建投书局·北京50+店举行。汝龙先生之子汝企和先生,出名表演艺术家、“表演契诃夫剧目最多的中国演员”濮存昕先生,出名翻译家、契诃夫研究专家童道明先生,以及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会长、“俄罗斯人民友情勋章”获得者刘文飞先生在沙龙现场作了分享。

  林语堂曾说:“我认为一小我发觉他(契诃夫)最快乐喜爱的作家,乃是他的学问成长上最主要的工作。”曹禺说:“读毕了《三姐妹》,合上眼,面前展开那一幅秋天的忧伤。”

  若是没有译者的辛勤耕作与尽心尽责,好的外国作品是无法被中国读者接管与理解的。汝龙先生终身翻译了1200多万字作品,是国内文学译作最多的翻译家之一。在汝龙之子、北京师范大学汗青学院传授汝企和眼里,翻译是汝龙糊口中最主要的内容和最大乐趣。他深居简出,把糊口里的大部门时间都用在翻译上,不外周末,很少文娱。为了翻译契诃夫,汝龙付出了不可思议的勤奋和艰苦,儿子和女儿私底下管父亲叫“苦行僧”。至今汝企和仍记得父亲在堆满书的书桌前孤灯苦读的情景。

  冯骥才说:“契诃夫那种感受——那种悲悯的、轻灵的、忧愁的、精微的感受只具有于汝龙的字里行间。还有一种调皮、伶俐、绝妙的短句子,也非汝龙不成。感受的事物只能感受到,特别是对于契诃夫这种凭感受写作的作家,只要可以或许神会到作家特有的感受的译者,才能去译,不然一伸手就全乱套。”

  2016年是汝龙先生的百年诞辰,近日,《契诃夫小说全集》(汝龙译)终究在读者的长久期待中出书上市。人民文学出书社此次推出的《契诃夫小说全集》中所用译文经汝龙先生本人和人文社编纂频频打磨,几经校订改良,译文质量上乘,编印精巧,装帧精彩。《契诃夫小说全集》收录了契诃夫自1880年到1903年间创作的中短篇小说近五百篇,完整地反映了契诃夫各个期间的小说创作,是目前国内收录最全的版本。

  契诃夫,十九世纪俄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大师,精采的小说家和剧作家,与欧·亨利、莫泊桑并称为世界三大短篇小说之王。代表作有脚本《万尼亚舅舅》《海鸥》《三姊妹》《樱桃园》,短篇小说《一个文官的死》《变色龙》《万卡》《草原》《第六病室》《带阁楼的房子》《套中人》等。短篇小说大师凯瑟琳·曼斯菲尔德说道:“我愿将莫泊桑的全数作品换取契诃夫的一个短篇小说。”契诃夫本人也曾预言他的作品将永世地具有读者。这个预言并非空言,此刻契诃夫在中国度喻户晓,从小学讲义中招人爱怜的万卡到嘲讽好笑的“变色龙”,再从充满戏剧性的“一个官员之死”到“套中人”,短篇小说巨匠契诃夫以本人的一个又一个文学典范在中国读者心中占领一席之地。

  作家冯骥才曾提起过一件汝龙翻译契诃夫的小说的故事,上世纪80年代初,一家出书社想出书契诃夫的作品,因与翻译契诃夫作品的专家汝龙先生谈不拢,便绕过汝龙,邀请了一些俄文专家,试译契诃夫的《套中人》。大师全都译这篇小说,为了看谁译得好,成果没有一小我能把契诃夫的味道译出来,最终还得去找汝龙。

  契诃夫是经得住时间考验、常读常新的作家。契诃夫许很多多的作品,虽然都是写于一个多世纪以前,但却都是现代题材,他永久不后进,老是可以或许击中人道中最懦弱的部门。童道明说:“契诃夫的作品是值得阅读的,它永久都不外时,也永久都在映照着人们的心里和精力世界。”

  对于中国的很多文学快乐喜爱者来说,一提到契诃夫,就会想到汝龙。在中国文学翻译界,汝龙翻译的契诃夫,最为逼真地表达了原著的精髓,好像朱生豪之于莎士比亚,傅雷之于巴尔扎克,草婴之于托尔斯泰。巴金曾说,“他把全身心都放在契诃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